一年很短, 和有趣的人在一起

儿童读物 人在 790浏览 25评论

《新共和》杂志前任主编富兰克林.弗尔,不久前写了本书《没有思想的世界:大型科技公司的存在威胁》。他在书中狠狠的怼了一把科技公司——“科技公司在摧毁弥足珍贵的事物……它们腐蚀了媒体、出版这些能提供深度内容、激发思考、指引民主的机构的品格。注意力,是它们最宝贵的资产也是我们最宝贵的资产,但它们滥用了人们的注意力。”

注意力确实是一种资源,在互联网的早期时代被称作“眼球经济”。对个人来说,注意力更是一种常被忽视的核心资源和能力。我们的精力总是有限的,“注意力”也是恒定的,在此处投入了关注,就难以关注彼处。也许将“注意力”的无谓损耗归咎于科技公司,有些过于武断。但如何保持注意力的不被“滥用”,则是我们每个人现在面临的挑战。

你的焦虑不在于你真的落后,而是无法再享受集中精力、胸有成竹的状态了。

琐碎正在成为最大的敌人。早上起床,会先看一下微信,上面有一些等待回复的内容或无意义的聊天;下班堵车途中,刷一刷各种客户端,那是各种段子和短视频的天下;在开会的时候,总有一些“提醒”闯进来,告诉我昨晚比赛的比分、购物车里的商品价格变化以及各种需要进行的更新。有了即时通信工具后,工作成为了24小时的事情,回到家依然被各种事务裹挟着;而社交网络,会把所有零碎的时间填满,以至于只有零碎时间。

所有的信息扑面而来,不分时段,不管接受者处于何种状态。而支配信息背后是那种高深的力量——算法。我们已经进入到了一个被算法支配的世界,看起来很充实,但实际上很空洞。因为我们被撕扯的支离破碎,你真的需要了解那么多吗?你真的对那些事感兴趣吗?

很多人可能会像我一样,正在失去对注意力的控制。那些无意义的琐碎的信息,不断膨胀,不知不觉中将我们挤压到一个不断缩小的角落中,却全无还手之力。

科技公司在算法的世界中,也营造了一个“信息茧房”。我们只关注于自己“感兴趣”的信息或者自己认为“正确”的观点。就像一个喜欢吃肉的胖子,他被推送的食谱里永远不会有蔬菜;一个只钟爱玫瑰的姑娘,会忽视掉整座植物园。越开放越封闭,越多元越孤立,是这个时代的悖论。

作为一个杂志从业者,生逢其时,很难说幸运或不幸:拥有了更多的信息,但却消磨了宝贵的注意力;拥有了迅捷抵达知识的的速度,但却失去了获得知识的收获感。我们既丰富又匮乏。而我们能做的,无非是守护好宝贵的“注意力”和好奇心,尽力去展现一个丰满而多彩的世界。

在过去的日子里,《三联生活周刊》不放弃记录每一个重大的历史时刻,从“五四”运动100周年纪念到人类登月50周年纪念;我们去更远的远方,从意大利到卡萨布兰卡;我们致力于让生活变得更美,观看瓷器,品读《诗经》,找寻好咖啡;我们希望今天的中国人能够利用全球资源完善自我,无论AI对童年影响还是未来新工作;我们知道世界依旧动荡,在叙利亚藏着人类的危险与忧虑。

一如既往,《三联生活周刊》用一整年的时间做了52期杂志。我们的作者去了世界40多个地方带回有趣的见闻;总共采访了2000多个人物,讲述他们的经历、发现和思想。我们希望通过杂志建立一个有趣的世界,它不在“朋友圈”里,也有没“鄙视链”。但它却足够丰富,所有的信息都被精挑细选,认真对待;每个故事力求消除偏见。每个星期,记者们都在为下一个选题苦恼、争论和兴奋。他们出发去现场,去采访,去发现,去写一个精彩故事,执着于当信息的守门员。我们相信,也许好内容才是最好的算法。

不管日常多么琐碎,我都希望每天有那么十五分钟,打开这本杂志,进入一个更大的世界。在狂风怒号的冬夜,依偎在单人沙发上,细读一篇关于敦煌莫高窟保护的文章;或是在炎炎夏日的午后,寻觅一个清凉的角落,关心一下中国式青春期。一本杂志,就是国王十字火车站的9¾站台。如果“琐碎”想要渗透人类生存的方方面面,纸上阅读将是它们无法完全渗透的少数生活方式之一。在这个意义上,杂志是奢侈的,因为它唤起的是人们最宝贵的注意力。

王小波说:“一辈子很短,和有趣的人在一起”。一年就更短了,更要和有趣的人在一起。《三联生活周刊》就是那个有趣的人。

明年杂志征订又开始了,2020年和《三联生活周刊》在一起。

订阅 2019年《三联生活周刊》(52期)

▼ 点击阅读原文,进入周刊书店,购买更多好书。

注意力 杂志 算法 卡萨布兰卡 王小波